<rt id="msqqk"><rt id="msqqk"></rt></rt>
  • <nav id="msqqk"><optgroup id="msqqk"></optgroup></nav>
    <menu id="msqqk"><menu id="msqqk"></menu></menu>
  • <xmp id="msqqk"><menu id="msqqk"><menu id="msqqk"></menu></menu>
  • 予我一滴水 清香滿涼山

    2019/09/20

    8月,大涼山的天空澄澈,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拉達鄉副鄉長王福美大清早就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她開車通過狹窄的盤山公路,前往平均海拔2700多米的博石鄉。在陡峭的山崖邊行駛,王福美卻絲毫不覺得緊張,因為這是她幾乎每天都要走的路。

    與此同時,特木里小學傳來了陣陣書聲,吉地莫史劉老師帶著孩子們朗誦課文;西城社區,婦聯主席林玉蘭仔細地核對資料,確認適齡孩子的上學情況。

    很難想象,事業有小成的她們,30年前卻面臨著輟學。由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發起的“春蕾計劃”,1992年在布拖縣開辦了兩個“春蕾計劃”試點班,為輟學女童提供資助,幫助她們繼續學業。王福美、吉地莫史劉和林玉蘭都在“春蕾計劃”的幫助下完成了學業,走向美好人生……

    “假如不是你的支持,就沒有我的今天”

    村小條件很不好,“就是土房子里擺幾張桌子,只有代課老師,代課結束就沒學上了,只能等待下一個代課老師。”而她們一踏進試點班的大門,就走進了一個嶄新的世界,試點班里“寬寬敞敞的,有課桌椅、校服,宿舍的被褥都是新的,每一科都有專門的任課老師,還不要一分錢,和村小天差地別。”吉地莫史劉回憶。

    王福美走到田間地頭向鄉親了解今年苦蕎的種植情況(攝影 陳藝).JPG

    王福美走到田間地頭向鄉親了解今年苦蕎的種植情況(攝影 陳藝)

    改變她們命運的不僅是試點班,還有她們對讀書的渴求。“我小學輟學,在家里待了三年,還訂了娃娃親,差一點就嫁人生子了。”王福美說,有一天,親戚告知她有個“春蕾計劃”試點班,可以不要錢上學。

    她興高采烈地回家告訴父母,卻遭到了激烈反對,定親的男方家里擔心她讀了書就遠走高飛。作為家里最大的孩子,王福美要干農活、帶弟弟妹妹,如果去上學,家里就少一個勞動力,因此母親也不同意。

    “不讓我讀書,我寧愿去死。”王福美不知道哪里來的決心,開始了絕食抗爭,不讓讀書決不動筷子,飯菜擺在眼前也不吃。時間一天一天流逝,親友開始擔心,“要是真死了可怎么辦,就讓她讀書吧。”看著如此執著的王福美,父母終于松口。這時,距離王福美第一天絕食已有7天。

    吉地莫史劉和林玉蘭也經歷了一番抗爭,成功獲得上學的機會。談到試點班,她們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老師的幫助讓她們尤為印象深刻。

    “老師在報紙上看到好一點的文章,就會專程帶到教室來”,“老師經常給我們‘開小灶’,只要在學校,就不會餓肚子。”王福美小學畢業之后,在班主任的大力支持下才得以上初中,她更是感激,“假如不是你的支持,就沒有我的今天。”

    “老百姓的滿意,就是我的滿意”

    在“春蕾計劃”的幫助下,她們完成了學業,不約而同地回到了大涼山深處的布拖縣,她們成長的地方。

    剛來到博石村,就遇到兩個上幼兒園的小朋友,“阿姨好”,他們開心地跑過來打招呼,“村里的小孩全都認識我,”王福美有些“得意”,“2016年以來,村子里面的水泥路、組與組之間的公路都是我一點一點盯著修起來的,為了保證工程質量,一天要跑上山兩趟,其他工作只能抽中午的時間完成。”

    王福美用手機拍下耕牛的癥狀,通過上傳科技扶貧平臺幫老鄉解決問題(攝影 陳藝).JPG

    王福美用手機拍下耕牛的癥狀,通過上傳科技扶貧平臺幫老鄉解決問題(攝影 陳藝)

    走在硬實整潔的村道上,迎面一位牽著牛的村民,徑直走了過來,指著牛脖子上的一塊疙瘩,“快幫我看看這是怎么了?”,王福美熟練地拿起手機,蹲下,從各個角度拍照,發到相關平臺,等待專家解答。“土豆病了、設施壞了……村民們有什么事都愿意找我們。”王福美笑著說,“我的目標不高,得到老百姓的認可就行,老百姓的滿意,就是我的滿意。”

    不僅僅是物質上的幫助,王福美時時刻刻關注著村民的心理動態,村里有一家母子二人,兒子阿明年輕力壯,就是不肯干活,也不會說漢語,房子的墻是土墻,頂棚是用草做的。王福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你這么年輕,到外面去打工怎么也比在家里收入高,出去之后漢語也能學好,也能賺到錢。”聽從王福美的建議,出去打工之后,阿明的生活水平一下提升了,在自己的努力和政府的幫助下,房子變成了明亮的兩居室,還能有一點余錢。阿明總說:“現在比以前好得多。”

    “上、下山的公路通了,糧食、牲畜就可以用摩托車送下來賣了,我們這邊的黑豬肉質可好了。”指著一頭埋頭吃飯的小黑豬,王福美說。

    已經是特木里小學老師的吉地莫史劉和同學們一起溫習功課(攝影 陳藝).JPG

    已經是特木里小學老師的吉地莫史劉和同學們一起溫習功課(攝影 陳藝)

    吉地莫史劉更是把每個學生放在心尖上。有一個學生家長不想讓孩子上學,吉地老師和同事連續三天登門勸說,第一天敲門無人應答,第二天不愿意開門,到第三天才終于同意見面。讓吉地老師開心的是,“現在‘控輟保學’很嚴格,基本不再有輟學的孩子了。”

    林玉蘭在老鄉家開展社區工作,幫助解決他們生活中的問題(攝影 陳藝).JPG

    林玉蘭在老鄉家開展社區工作,幫助解決他們生活中的問題(攝影 陳藝)

    “控輟保學”是社區婦聯主席林玉蘭工作的重點之一,他們需要去學校確認社區的每個孩子是否上學。“幾乎每天都在跑學校,還要應對部分學校的不配合,前前后后跑了差不多2個月。”肯定非常辛苦,但是“見到孩子們在學校里,我們就放心了。”

    “用自己的故事,更有說服力”

    小的時候,王福美需要邊帶弟弟妹妹、邊做家務、邊上學,弟弟妹妹哭了的時候,就在教室外面哄,乖的時候就在教室里面聽課。林玉蘭則是晚上跑到路燈下面看書,常常到凌晨1點……在基礎落后、條件艱苦、無法專心學習的情況下,能從班里脫穎而出,與她們的個性分不開。

    成長環境中練就的精神不只屬于她們個人,還在她們的言傳身教中傳遞給了無數身邊人。

    吉地莫史劉利用周末時間幫公婆收割苦蕎(攝影 陳藝).JPG

    吉地莫史劉利用周末時間幫公婆收割苦蕎(攝影 陳藝)

    吉地莫史劉班里的勞動委員阿牛,長得人高馬大,想出去打工,不想讀書。吉地老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小時候要邊讀書邊干活,去外面背水,那么重的水桶壓在我那么小的背上,走路一晃一晃,稍有不慎全身都會濕透,在家看書的時候只能點煤油燈,有時煤油燈都舍不得點,爸爸在燒火,我就借著光看書……”阿牛聽了哭得稀里嘩啦,整個人一下子變了。吉地老師非常感慨:“如果沒有勸說,可能他現在只能做點體力活。”

    學生都非常喜歡吉地老師,五年級的英英說:“吉地老師是大家的榜樣,班里有一大半的學生以后想當老師。”吉地莫史劉的兩個小叔子,一個在幼兒園當老師,還有一個大學剛剛畢業,不愿做別的,就想當老師……

    村里還殘留重男輕女的風氣,面對這種情況,王福美和村民聊著家?,F身說法:“我是女兒,也嫁人了,但如果我的父母生病了,我照樣管。你把女兒養好了,讓她讀書,她自己的生活好了,肯定會回報父母。”村民感受到了她的能力和責任心,男女平等之風慢慢吹進村民的心中。“用自己的故事,更有說服力。”王福美笑著說。

    “為村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好好教孩子們,讓他們走出去”,“讓社區的每個孩子都能上學”……談到未來的計劃,她們沒有什么遠大的抱負,但是改變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悄然發生。

    “春蕾計劃”也是一樣。自1989年發起以來,2784萬人次捐贈、募集善款21億元、資助超過369萬名貧困女童、援建1811所春蕾學校、發放217萬套護蕾手冊……這組龐大而抽象的數字背后,是一個個具體鮮活、因“春蕾計劃”而綻放光彩的生命。當年女童們對“春蕾計劃”的感激之情,化為了她們改變自己與他人命運的動力。“春蕾女童”走出大山又回到大山,愛與希望在大涼山的土地上一代又一代地傳承,生生不息。

    分享到11:

    新聞動態

      人与动性XX杂交欧美
    <rt id="msqqk"><rt id="msqqk"></rt></rt>
  • <nav id="msqqk"><optgroup id="msqqk"></optgroup></nav>
    <menu id="msqqk"><menu id="msqqk"></menu></menu>
  • <xmp id="msqqk"><menu id="msqqk"><menu id="msqqk"></menu></menu>